《太妃倾城》 第187章 独得恩宠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李南回来的时候,楚星礼已经走了,素轻一就坐在花圃边的石头上,托着腮,不知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“那个,你,你没事吧?”李南有些尴尬,好歹他也是影卫四大首领之一,怎么会犯这种错误。

    “没事,走吧!”素轻一起身,径自往素安宫走。

    李南跟在她身后喋喋不休,“真是奇了怪了,明明看到有个人影一闪而过,可是我追了半天什么也没有看到。不可能啊,我的轻功不算最好却也不差,即便是追不上总也能看到了背影吧,怎么可能什么都看不到?难道那人的武功已经厉害成这个样子了?不可能,绝不可能!”

    素轻一脸色微微苍白,一句话都不说,走进素安宫的大门,谁都没有理会,闷头扎进了内殿。

    喜儿担心了一日,此刻见素轻一如此,心中大惊,拉住李南道,“太妃怎么了?是不是王爷不规矩?”

    李南道,“有我在,他不规矩又能怎么样?你觉得他会得逞?”

    喜儿心中微定,“那太妃为何如此表情?可还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李南哪里懂,被喜儿追着问了半天,便将一日发生的事情全交代了。

    “哪里有问题?”李南反问。

    喜儿摇头,被李南好一顿嘲笑。

    楚星礼回去喝了酒,抱着素儿滚床单的时候,迷迷糊糊道,“你今日,好香。”

    素儿浑身僵了一下,伸手将人摁倒了自己的胸口,娇媚声起,让人再无闲暇思考。

    第二天,楚星礼和蓝少阁启程离京,楚星寒带众臣欢送。

    所有嫔妃喜不自禁,纷纷松了口气。陆瑶知道这个消息一经晚了,她也做不到当街逼婚,只能眼睁睁看着楚星礼带着素儿去了东巫山,甚至对她这个正妃连个话都没有留下。

    送别楚星礼,陆瑶去了坤宁宫,哭的上气不接下气。

    太后对其有些失望,神情变得极淡,“你莫要哭了,你应知他在宫中处境艰难,又无人肯帮他,此举也是不得已而为之。”

    陆瑶止了哭声,试着解释,“王爷被人弹劾,我父亲已经在暗中操作,只是此事太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哀家知道,星礼心傲,又岂会等那么久。你也莫要伤心,你是皇上亲自下旨赐婚的正妃,星礼将来不会亏待与你。”

    陆瑶再说不出其他。

    素轻一一夜未睡,中午才从内殿走出来,脸白的跟鬼一样,喜儿早就等在外面,见她出来忙迎上去问,“太妃可要用膳?”

    素轻一摇头,“太学院今日开课了?”

    喜儿愣了愣道,“奴婢不知,这便去打听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。”素轻一摆手,“给哀家梳妆。”

    喜儿应了一声,随着素轻一进了内殿,帮着梳头的时候小心翼翼的问道,“太妃不高兴吗?”

    素轻一闭着眼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喜儿又道,“那个,今日王爷离宫了,这后宫总算安宁下来。”

    素轻一依旧没反应,喜儿摸不准对方的情绪,不敢再多言,帮素轻一梳了个雅淡的发型,别了一根簪子道,“太妃要出宫吗?”

    素轻一睁开眼睛看着铜镜里模糊的自己,久久不语。

    喜儿浑身都有些发毛,绞着手指等在一侧。

    “哀家去安清宫看看胡嫔的账目理得如何!”

    “安清宫?”喜儿道,“太妃为何不叫胡嫔娘娘来此?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,哀家想出去走走,你莫要跟了。”素轻一起身,独自往外走,喜儿跟到门口,眼中担忧更甚,李南叼着个鸡腿出来,用肩膀顶了一下喜儿道,“她去哪里了?你怎么不跟着?”

    喜儿侧头看他,满脸嫌弃,扭身走了。

    李南一脸懵圈,追也不是,不追又怕没饭吃。

    素轻一一人去了安清宫,因为楚星礼闹得,这几日的晨昏定省都免了。素轻一的出现让胡嫔受宠若惊,忙带着一众人跪在地上行礼。

    “都起来吧!”素轻一摆摆手,“哀家今日无趣,来你殿里看看,并无他事。”

    胡嫔猜不准素轻一的心思,见她一个宫人都没带,便也将自己身边的人都撤了出去。

    她亲自斟了茶递给素轻一,“嫔妾宫里的茶不比素安宫,太妃勉强用些。”

    素轻一接了,端在手里没喝。

    “这几日的账目理得如何?”

    胡嫔忙道,“还有一些零碎的,再过两日便能理好。”

    “嗯,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胡嫔忙起身行礼,“太妃谬赞。”

    素轻一环顾四周,“你这宫里倒是素净,哀家之前来这安清宫,皇贵妃寝殿的装饰比你这要奢华太多。”

    胡嫔一怔,庆婉容被软禁在正殿,只有两个宫人伺候,所有事还都要过来询问了自己才做,以至于她渐渐忘了,那位才是这安清宫的主子。

    “皇贵妃位份不同,又深得皇上宠爱,自然不同。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不也深得皇上宠爱吗?”素轻一挑眉看着她。

    胡嫔有些惶恐,忙俯身又要行礼,被素轻一制止。

    “她位份虽高,却早就不复当年荣宠,如今的后宫,皇上唯一愿意来的地方便是这安清宫。你应好好伺候,莫要让其他人扰了皇上的心。”

    “太妃放心,皇贵妃很安静,并不曾侵扰到嫔妾!”

    素轻一笑了笑,将茶盏放在桌上,“安静并不代表不存在,皇上频频来此,是为了你还是为了皇贵妃,你可曾想过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为了……”胡嫔愣住,想到每一次皇上来此看似亲密却从不留宿,心中登时大骇。

    “胡夫人求到哀家头上,哀家也不好不管呢。这皇贵妃在此怕是会惊扰到你的运势,等寻了机会,哀家会与皇上说明,将皇贵妃迁出安清宫。”

    胡嫔不知该如何说,心中越发不安。

    “万一,万一皇上,他……”胡嫔不知该怎么表达,踌躇半天,吞吞吐吐也说不完整。

    素轻一笑道,“你年轻貌美,本应恩宠在身,没了皇贵妃挡在中间,难道你就没有把握能握住皇上的心吗?”

    胡嫔羞红了脸,对着素轻一盈盈一拜,“多谢太妃提点。”

    “外人都知,你是哀家最亲信之人,你的荣辱便是哀家的荣辱,莫要让哀家失望。”

    胡嫔双眼含光,郑重地又行了一礼。

    当夜,安清宫出了大事,一直被软禁的皇贵妃庆婉容得了空隙跑了出来,差点将胡嫔掐死。胡嫔惊吓过度,高烧不退,半夜还是请了素轻一过去才保住了一条命。

    素轻一提议亲自诊治皇贵妃,以安后宫人心。楚星寒脸色铁青,最终却还是应了下来。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